落喵yo

方王治愈三十题 完结撒花🎉

*治愈三十题第三十题
*完结撒花🎉
*没错又是我最后一棒
*日常拖后腿.jpg
超短超短请多多包涵
*白衬衫和谦和的笑
*离题作文
*幼儿园文笔请见谅
*有私设
*校园设定
清晨,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稀疏缝隙洒落在羊肠小道上,学生们穿着新款的正装校服,正经的系着领带,三五成群地走在前往校园的必经之路。这时,方士谦仍站在自家落地镜前,一遍又一遍地抚平白衬衫上的皱褶,一次又一次地整理着胸前的领口与系带,正正经经的梳理着昨晚刚让楼下Tony老师剪的发型,脑海里不知遐想着哪个喜欢的人,嘴角不自觉的上扬,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耍帅。这还是方士谦第一次正经穿白衬衫,脱下原来肥大的运动服还有些不是很习惯这紧绷的感觉。





王杰希照常走在小道上,手里拎着两袋早餐,袋里的豆浆油条和包子,散发出诱人的香气。独自走在路上竟还有些不习惯,天天跟在身后的那人在干什么呢?会是在镜子前慌乱地生疏地整理着领结吗?噗,想想他那笨手笨脚、粗糙的模样,王杰希忍不住自顾自的笑了起来,自从上了高三,貌似就没再这么愉悦过了呢。





想着想着,王杰希走到了教室,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发现今天自己隔壁空出了个位置,他——方士谦还没有到。王杰希捧起书包里的一大叠试卷,一一交给课代表。姗姗来迟的方士谦这时才进教室,头发由于疾风被吹得凌乱,系得与红领巾无二的领结也不知歪到哪里去了。王杰希交完作业转头看见方士谦坐下,缓缓得回到最为上,拿出一份早餐放在来人的桌上。


“啊,哦,你怎么知道我还没吃早饭啊?”

“这不是你的习惯吗?哝,不吃早餐对身体不好。”

“啊,嘿嘿,还是你最疼我。”

“啧,你这领带……”

“诶诶诶,你可别说,为了正式点我系了老半天呢……喂喂,你别笑!”

王杰希一边笑着一边解开方士谦的领结,扣上最上面的一颗扣子,翻起领子,调整好系带的长度,娴熟地打出一个完美的温莎结。



方士谦撩起领带,轻柔地抚摸着那个结,小声道:“你打得结,我都不舍得解开了。就像你闯进我的心,都舍不得放你走了。”
“咳咳,没关系的,解了我再系啊……”为你系一辈子的领带。



太阳逐步上升,晨光洒落在两人身上,窗框上一对麻雀依偎在一起,岁月静好。青春,就是在最美的时光,遇见对的你。



完结啦~差点咕咕咕啊啊啊啊啊。超不擅长描写的说(从小被语文老师说到现在呜呜),有什么不恰当的求指正喵呜!感谢刀子这三十天的辛苦催稿啦~晚安啦~

方王治愈三十题第二十题

*治愈三十题第二十题
*日常拖后腿.jpg
*地道的咖啡和甜点
*个人对甜点咖啡没什么了解,更别说地道的,有什么不对的麻烦指出嗷!
*决定写写自己熟悉地区的一些甜品
*有私设,感谢包容
*曾经合作伙伴现在流浪旅人方x 风格多变的甜点师王

*正文

         B市郊区的一片商业区的角落有一家店铺,表面看上去小小的,店外装潢也平实朴素,却被附近居民称为“魔法屋”,每天来往的客人络绎不绝,但每一位客人口中的这家店都不一样,多次访问的常客有时都为其新变化震惊,仿佛记忆错乱。

        店主是一个成熟稳重的少年,样貌说不上出众,但是耐看,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那双大小不一的眼睛。关于这双眼睛,店主王杰希本人也曾试过用双眼皮贴,但由于某人大老远跑回来讥笑,就再也没什么措施了。

         店铺门口站着一个风尘仆仆的旅人,背着大背包,穿着简单的T恤衫牛仔裤,腰间系着一件草绿色的冲锋衣,犹豫不决是否要踏入店门,细细打量着店门,思绪早已飞去遥远的天边。
旅人推开店门,门上一串风铃叮当作响,“欢迎光……师父!你,你怎么回来了?”柜台前的袁柏清抬头见门口熟悉的身型和面貌,不觉一颤。从侧边跑出,打量着这个刚刚进门“顾客”。“几年不见,师父你黑了很多啊,不过倒是瘦了不少啊……”旅人听罢一掌拍向袁柏清:“你这小子又欠抽了?你这膘肉又长了多少……”

         “方士谦?你还好意思回来啊?你俩少说两句,上楼来。”王杰希闻声从楼梯上探头,说完转头道:“英杰,你先去清个场,今天暂时歇业。”
“诶呦呦,这不是我们王掌柜嘛,为我歇业啊?不用不用,我就来看看。”
“谁说的?我只是看柳非她状态不是很好,歇业调整一下罢了。”

         此时正在后厨装盘王杰希刚刚做好的几盘糕点的柳非转头打了个大喷嚏,怕不是人在后厨这儿,锅从天上来啊???

         方士谦轻车熟路的上楼,走进一间散发着浓浓中药味的屋子,放下背包,坐在桌前,打量着这熟悉而又陌生的房间:墙面是绿白条纹,架子上摆着几盆冬虫夏草、防风和王不留行,摆设还是老样子,藏在角落的水壶还在角落,就连那只他亲手木刻的店标都还在原处。

         几分钟后,王杰希推着一个装满甜品和两杯美式的小推车来到房间里,将小推车停在一边,头也不抬的说道:“正好,我最近在尝试其他各处的当地地道甜品,你不是在环球旅行嘛,可别浪费这正好的人力。”
“杰希,我就知道还是你最心疼我嘿嘿,来来来,让我看看你这几年有没有什么进步。”

        王杰希抬手从小推车上取下几盘点心,平铺在桌面上,两杯美式咖啡面对面摆上,取下围裙挂在一旁,在方士谦对面坐下。 桌上正中间摆放着一盘“荷花”,金黄色酥脆的外皮,粉嫩的酥软的内馅,一点点豆沙缀在最中心,正如一朵盛放的荷花,配上精致的装盘的湖蓝波涛和几片绿叶,使人仿佛回到了西子湖畔。荷花酥旁是同样黄粉配色的芙蓉糕,松软的黄色糖糕就与沙琪玛无二,肉粉色的糖浆覆盖在其表面,扑鼻的蜂蜜香气诱惑着你的味蕾。仔细闻闻,各种香气中窜出一股别致的气味,桂花!水润光滑的表面上铺着几粒桂花,浇着桂花蜜,味道更是沁人心脾。桌沿摆着一小杯焦糖布丁,小盘卷饼-派拼盘,几块锡尔尼基(一种俄罗斯甜点),一整套奶油茶(即司康饼、红茶、草莓酱搭配,多为下午茶食用)。
        方士谦看着这一整桌的点心,还未食用,身心却被蜜糖填满,自己嗜糖如命,对方知道,就连美式咖啡里都还有几块方糖还未溶解。他舔了舔嘴皮,盯着王杰希。

“小店长,这一桌子太多了,要不我先从你开始吃呗。”


呼,差点要咕
咕咕咕!今天也是别[ge]致[zi]的一天

方王治愈三十题第十题~

*治愈三十题第十题ᶘ ᵒᴥᵒᶅ
*学习时不知不觉睡着,醒来时发现身上多了一条毛毯
*咚咚,有私设
*叮当,ooc预警
*叮叮,小学生文笔,专业拖后腿x3
*bingo,能接受的话正文⬇️
         夜已深,陆地上千百颗明窗与天空中千百颗明星互相照映,可想而知,还有多少痛苦的学生们沉浸在学习的海洋中,还有多少上班人士左手咖啡右手键盘加班至天明,还有多少敬业的教师吐着血批改着隔夜的作业,还有多少闲得发慌就是不睡觉人士熬夜玩手机。
        屋子里点着一盏微弱的夜灯,书桌前,王杰希手握着笔,一刻不停的在卷子上写着什么,卷子下面垫着几本已完成的作业,前端平铺着参考资料,桌角还摊着未完成的大叠课外教辅练习、试卷。王杰希抬眼看了看表,指针一点一点的移动,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现在竟已经是晚上12:00整了,果然,今天也要熬夜了……转头看向床上,方士谦正呈大字型躺在床上,仅剩的被角随着方士谦的一呼一吸上下缓慢起伏。王杰希见状,起身将大部分摊在地上的被子轻轻拾起,柔缓的盖回爱人的身上,去泡了杯红茶,回坐继续挑灯夜战了。

        房间里静得要命,只有一阵一阵轻缓地呼吸声和笔尖在纸上划过的唰唰声,一本,两本,三本……王杰希的笔速向来是快的,字同方士谦和其他男同学来说更为清秀。可此时,笔杆子挥动的频率渐渐变缓,作业本上的字展现出了几年前龙飞凤舞的“狂草”,脑袋时不时微微歪向下,眼睛变得一样小,甚至有时长闭不睁。“啪嗒”笔从王杰希手间滑落,在桌子上滚出完美的弧线,翩然落地,笔尖的声音被另一个声音取代,两道整齐的呼吸声正唱着二重奏。
方士谦闻声醒来,瞧见正睡得香甜的王杰希,内心一阵怜(kuang)惜(xiao),起身抱起王杰希,轻巧地放在床上,给他盖上毛毯。方士谦转身躺下,将王杰希略显清瘦的身子搂在怀里,轻轻吻了一下嘴角,祝好梦。
         这一夜,方士谦睡得格外安静,只是拥住王杰希,整夜不肯撒手。

         清晨,王杰希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看了眼钟发现竟已是8:00了。生物钟迫使他每日5:00准时醒来,今日的睡眠却一直持续到8:00.王杰希移开搭在自己身上的手,起身准备早餐。身边的方士谦感知到动静,迷迷糊糊中起身,亲了亲王杰希的额头,又重新睡去。
        8:30,方士谦坐起,揉了揉睡眼朦胧的眼,回味着晚间的美梦,起身离开房间,走向客厅。客厅里,王杰希戴着他那副金边眼镜,专注地看着报纸,桌上是两份冒热气的简单早餐配牛奶。王杰希抬眼见方士谦已经出来,于是放下手中报纸,用眼镜压住,笑着说:“来了啊,吃早餐吧。”
报纸中夹着四张票,一份通往未来,一份通往幸福……

顺便悄咪咪地求小红心嗷!晚安安,辛苦刀子等啦

方王花语三十题——第三十,完结撒花🌸

方王花语三十题——第三十
*苜蓿(mu xu)
*下一棒番外~~随机掉落
*ooc预警喵_(:з」∠)_
*小学生文笔ヘ(;´Д`ヘ)
*离题作文orz
*私设成堆,背景架空
*咳,是梦中的婚礼!!
*实力给太太们拖后腿
*顺便表白一起参加的所有太太!
*正文↓
        森林中出现一群黑白相间的身影,穿着郑重的礼服,鸟儿在他们身旁奏乐,松鼠在林间穿梭,中间有一道花路,引导这群“不速之客”走向深处的“世外桃源”。
        高耸入云的柏树直插云霄,卷曲在粗壮树茎上的藤蔓仿佛自然形成的座椅,漫长的花路铺向“礼堂”的正中央,背后是一片池塘,几只小鱼时不时跳出水面,翻个身,青蛙也整齐的排列在池边,排练着婚礼上的进行曲,神父站在台后,虔诚地捧着圣经祷告,为今天这对特别的新人进行祷告,祈祷上帝能够包容他们的爱。
         方士谦已经24个小时没有见到王杰希了,他一次又一次地整理着他胸口的领结,反复挑选着胸口的礼花,叨叨唠唠着让化妆师画得帅气一点,可别被王杰希嫌弃。他等这一天已经好几年了,从第一次暗恋,到后来的明恋,到后来的转折,无论何时,他都期待着这一天,那说出誓言的那一刻。
        王杰希穿着与方士谦同款的白色燕尾服,手里捧着一束捧花,他抬手抚过每一株玫瑰,就如同抚摸着他与方士谦的点滴,每一次口嫌体正直的关心,每一次闹小情绪的时候,每一次吵架和好后的释然一笑……王杰希相信,他与他走过了过去,走到了现在,也会走向未来,他们彼此不会厌倦,有的就是永远的陪伴。
         方士谦最后一次整理着领结,叮嘱花童,静静站在台子上等待着王杰希的出席。他看着眼前满座的宾客席上一个个熟悉的脸庞,想起了曾经的辉煌时光,身边的伴郎黄少天还是那样的吵闹,伴郎喻文州还是微笑着看着他的利剑,所有人都还是以前那样,与以前一样的好。
        王父牵着王杰希出现在了花路上,缓缓走向台上,一旁的孙哲平和张佳乐撒起了鲜花,方士谦匆忙下台,与王父交接,对王父许下承诺,请他放心得将儿子交给他。
        王杰希一手拿着捧花,一手挽着方士谦的手,一齐走向神父,将手按在圣经之上。
        “我愿意与他相守,从今天开始互相拥有,无论贫穷还是富贵,健康还是疾病,都彼此珍惜,彼此相爱,直到死亡将我们分离。”王杰希与方士谦同时念出那句在心中重复无数次的誓言,彼此许下相守的诺言。
        “上帝祝福你们。”神父缓缓开口,花童递上戒指,他们互相为对方带上定制的戒指,牢牢牵紧爱的红线。
        王杰希向曾经的队友、对头们抛去花球,方士谦盯着王杰希不肯离去,这一刻,也在摄影师的镜头里凝固。
       

抱歉这么晚发,上课上到很晚,回家赶完结尾就立马来发啦,完结撒花(❁´◡`❁)*✲゚*嘿嘿,想写方王结婚已经超级久啦——,再提老话一句:方王的故事用不完结,我们的笔也永远不会停下!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感谢各位太太这段时间的照顾_(:3」∠❀)_好啦,我们下次三十题不见不散!

       
       

方王花语三十题之十——茉莉:忠贞与尊敬

*迟到抱歉哇,手滑删文痛心
*重度ooc预警
*日常拖后腿ing
*小学生文笔
*离题预警
*私设成堆
*同第十篇中背景
     “喂,你。”方士谦坐在无人的稻草房前,耳边忽然传来一个奇怪的声音。
     方士谦转过了头,盯着眼前这只小小的,会飞的,浑身上下都是绿色的,类似于圣经上所说的精灵的小东西。
     “喂,就喊你呢。”
     “介绍一下自己,我叫王杰希,是绿色曼陀罗精灵。”
     “方士谦。曼陀罗?你……”
     “我知道现在世上曼陀罗满地,人们处于绝望的深渊。我们做个交易好吗?”
     “……”方士谦一脸冷漠,他并不想背弃自己的道德底线去换什么利益。
     “呵,真不愧是我选定的人,你用你的忠贞与尊敬,换取世界的安宁与众苍生的尊敬。”
     方士谦转身走过小木桥。“方士谦你去哪儿啊!”“去拯救世界啊,我同意你,以后我们就是盟友咯。”
     “噗,你还真是……”
     “诶,刚刚还没发现,你的眼睛,一个大一个小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滚……”王杰希自顾自的飞走了。
     方士谦努力地跟上王杰希,一边默默吐槽王杰希的神走位,他就不能走耿直一点的路吗?除了我应该不会有人能追得上吧。
     方士谦眼前出现了一层巨大的墙壁,上面雕刻着繁复的图纹,这些图纹看似没什么关联,却仿佛都暗暗指着某个图案。
     “这里封印着我的法器,你若是信我,就咬破你的指尖,向中间两个图纹放血,我来念咒。”方士谦毫不犹豫的咬破了指尖,将指尖按在墙壁中央。王杰希将手搭在方士谦指尖,嘴里一边念念有词,左手顺着节奏上下挥舞。以手指为中心放射出了一片绿光,法阵四周分别出现了扫帚、十字架、披风、熔岩烧瓶、寒冰粉。
     两双眼睛同时睁开,王杰希取下熔岩烧瓶、寒冰粉,将十字架递给方士谦,又取下披风为方士谦披上,拿出珍藏多年的金胸针为他扣上。“走,我们去救苍生。”
     五年如一日,两人携手踏足大陆每一寸土壤,携手除去每一株曼陀罗,复原每一寸故土,摆平每一桩叛乱,登上圣殿。
     “在圣殿里,圣殿外,圣殿阶梯下,都是你的子民,都是你获得的尊敬,我要的就是你的忠贞。”
     “好的,我的小殿下。”
     那日登基仪式,皇帝殿下身穿贵金,肩头一点小小的绿色显得十分显眼。
     “殿下,这是您要的小权杖和小皇冠。”
     “好的,你退下吧。”
     “来,我的小殿下……”
     “我,只要你的誓言,就够了……”

[方王花语三十题]曼陀罗

曼陀罗——无间的爱和复仇
@人格已分裂 [上一棒]
@春瀨隼/白良夕 [下一棒]
·重度ooc预警
·私设成山
·小学生文笔
.离题作文
·背景架空
.私设成堆
·所有年份事件及时间均为原创,如有雷同,我的锅我的锅
    1:
        旧历539年,大陆经历一场浩劫,整片大陆上生满了曼陀罗。据《亚太》记载:殿堂上仍旧金灿,地牢里依然黑暗,乡村里如春一般五彩斑斓,但整片大陆毫无生机,死的死,残的残,伤的伤,无人安抚路边哭泣的少女,没人施舍桥旁的乞丐,只有整片整片的花,一滩一滩凝固的血迹。
    殿堂上布满金色曼陀罗,象征着权利与永不停息的纷争;地牢里布满黑色、紫色的曼陀罗,象征着恐怖与糜乱;乡间盛开着紫的,红的,黄的,黑的曼陀罗,唯独没有绿。
    旧历540年,该事件持续了一整年,无人知晓解决的方案,世间多出一类人,他们与黑色曼陀罗交易,以自己的血液作为代价,换取一切想要,掠夺,厮杀,幸存者持续锐减,社会矛盾尖锐,争夺净土的“战争”一触即发。就在此时,一位年轻的骑士遇见了一株绿色的曼陀罗花并遇见了那花中的精灵,精灵王杰希与骑士方士谦达成协议,他王杰希将会协助他成为整片大陆的救赎者,而他方士谦永远不会背叛他,甚至除掉他。
    旧历545年,持续六年的浩劫终于结束,昔日小骑士摇身变为救国英雄,加冕称帝。5年,精灵王杰希一直站在方士谦的左肩上不曾离开,今日也仍在。
    旧历550年,暴动的民众逼上殿堂,由于惧怕那种事再次发生,逼迫方士谦除掉剩余的最后一株曼陀罗——一直陪在方士谦身边的绿色曼陀罗。如果这最后一株绿色曼陀罗灭亡,王杰希作为精灵又能够活多久?
    旧历550年9月,仁和广场上立起十字架台,方士谦亲自下令,没有为那株曼陀罗澄清,哪怕一句话的辩护。最后一株曼陀罗被烈火灼伤一天一夜。
    旧历550年10月,王杰希靠在方士谦耳边,无力地说出最后的遗言:“方士谦,我永远不会忘了你的背叛,你等着,不论几世轮回,我都会找上你……”
2:
   新历,睡梦中的王杰希惊醒,又是同样的时间,又是同样的噩梦,无尽的火与绝望笼罩在王杰希脑海里迟迟无法散去。
“前辈,你是不是没睡好,黑眼圈……”
“咳,没事。”
回到办公室,王杰希取出柜子里的遮暇膏,对着电脑屏的反光,双手沾上不一样剂量的白膏,往眼角涂抹。
“咚咚”
来人方士谦,王杰希的同事,自林杰退出董事会,让王杰希接替起,他就对王杰希不满,处处找人坏处。
“喂,我说今晚酒吧去吗?”说不定喝醉了还会出丑什么的。
“嗯。”
吧台上,调酒师炫着技,周围围着一圈迷妹。舞台上赫然立着一根钢管,一位婀娜女子缠绕在钢管上,一旁乐队主唱用他富有磁性的声音哼着性感的调子,台下观众尖叫得尖叫,挥手得挥手。方士谦坐在包间里,手里挂着杯红酒,美人在怀,但摆着一副臭脸,方士谦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对面王杰希周围环绕的女人,他心里感到不爽。一定是因为看不惯他,绝对是这样的!方士谦心里暗自道。
王杰希虽然不对称,但侧颜却输给任何一位明星。这些女人不停得在一旁劝着酒,王杰希还是招架不住得喝了一杯。
酒后的他,比往常还要静。方士谦走进,在他眼前挥挥,几分钟后,王杰希眨了眨眼,轻轻说道:“唔,方士谦,干什么啊……”
反应迟钝到这种地步,还怎么回去哦。方士谦打横抱起王杰希,叫了辆的士,去了江边。
江边空荡荡的,方士谦放下王杰希,鬼使神差地牵起了王杰希的手。
“方士谦,你知道吗?这无尽的江河就好像几千年前,我独自走过的那条河,那支通向天蓝色的彼岸的小船除了我,谁也没有。我本以为,你,会跟我一起,渡河,但是,为什么啊为什么,为了财富?为了权利?那些都是我给你的啊……为什么,为什么背叛我啊!”
“啊?”
“呵,你到好,忘的一干二净了……我找了你那么久,被噩梦缠身那么久。你知道有多痛吗?火烧肉体痛,心里,这颗心里更痛……”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方士谦不知道该做什么,他只能重复这三个字。
“对不起?你愿意,把你这条命给我吗?”
回答他的是一阵沉默。
“呼,我,我刚刚是不是说了什么奇怪的话?”
“我……你……我……”
“果然,抱歉吓到你了。作为补偿,我陪你在江边吹吹风吧。”
江边依旧静悄悄,路灯下,唯有人影。
“今日临晨2时,一对男尸在江边被路过江边时发现,警方已介入调查,疑似殉情,希望总有一天,世界会真的恋爱自由,我们来看下一条……”
3:
       “方士谦?”
      “谦谦?”
      “嗯?”
       “我感觉,我们很久很久以前就该在一起……”
       “嗯,小队长,我们有不仅很久很久以前,还有很久很久以后……”
——————————————————————————————
呼,实力拖后腿啦,晚安

方王写手编辑30题

*这里三十棒(也就是最后一棒嗷)
*白色情人节喂你狗粮喂你糖嗷!
*依旧拖后腿
*ooc预警
*下面是一些心里话啦,不想看的话跳过就好啦→
*是第一次参加联文活动嗷!之前的两次超级感谢其他小姐姐们的照顾和指教,也超级感谢点小红心和小蓝手的各位小姐姐们的鼓励嗷!一直一直都很担心,最后一棒我是否能做好,但是小姐姐们都安慰我没有关系。感觉有点语无伦次了ovo,总之真的超级用心的挤出时间写完作业,在码这最后的结尾。
*正文
是夜,躺在床上的方士谦久久不能入睡。这不是因为深夜番没追,也不是因为截稿日到了而文没码,而是回忆着几个月以来每一个与王杰希一同赶稿的时刻,每一个等待王杰希归来的日子,每一次与王杰希共同追番的时光(尽管只有一次)。因为王杰希,他好像更加期待截稿日的到来,他好像也开始心疼编辑(自家媳妇),他好像减少了拖稿只为了讨那个人的欢心。他好像离不开王杰希了,不对,是肯定,是绝对,他就想要和王杰希不论是海枯石烂,还是生命走到了尽头,甚至是下一辈子,下下辈子,就算是喝了孟婆汤,也不会忘记王杰希,自己的爱人。
想着想着,方士谦觉得,在心里想想,还不如做到。于是方士谦抱起自己的枕头,走向了王杰希的房间。抬手,万一杰希他睡熟了怎么办,会不会吵醒他啊?方士谦犹豫着(怂啦)。还是直接开门好了,轻一点,睡着了的话就回去吧。方士谦这样想着,推开了房门。王杰希听见了门外的动静,从床上坐起,拉开台灯,只见方士谦抱着枕头,穿着睡衣,活脱脱一副求收养的模样。
“你没睡啊?”方士谦挠了挠头,盯着坐在床上的王杰希。
“嗯,在想些事情。你不也没睡嘛?”
“想什么事儿啊,想我吗?”
“嗯?嗯,想我们的故事。”
“!!!我们想的一样!”方士谦激动地抛下他的枕头,扑向床头的王杰希,一脸认真的说道:“下一本书,我想写写我们的故事,我与你并肩携手的故事。”
“噗嗤,我们的故事啊,那可要仔细的想想大纲咯。”
“不需要,永不完结的我们的故事怎么需要大纲呢?那些故事在我的脑海里不断的回转,永远不可能遗忘!”
“嗯,我也永远不会遗忘。”王杰希温柔地看着眼前深爱的男子。
方士谦也看着他的杰希,那双眼里,仿佛有着万千星辰,即使不对称也完全阻挡不了他被眼前的“星辰大海”所迷住,宛如出于本能,低头吻住了王杰希,王杰希也抬起头,应和着方士谦的热情。
夜,是寂静,是与伴侣耳鬓厮磨,亦是满室旖旎。
他们手中的键盘永远不会放下,他们的故事也永远不会完结……



三十题就到这里完结啦,还会有下次,下下次,下下下次的嗷!因为他们的故事永不完结,我们的笔也不会停下的嗷!

方王写手编辑30题之第18题

*这里第六棒

*极度ooc预警

*对于西方玄幻小说并没有接触,写起来完全空白

*吵架时不约而同的使用小说里的话

*强力拖后腿

*开始咯

每到截稿日,都是王杰希最苦恼的日子。兴许是受到了方士谦的影响,之前从未拖稿过得几个写手,今日都不约而同的随方士谦一块儿拖稿。一整天王杰希都在连续上门催稿,从城东到城西,从城南到城北,四处奔波。王杰希坐在公车上,满脑子都想着方士谦,手上的手机停留在与方士谦的聊天记录上,手指打出几个字符,又删掉,打出几个,又删掉,他已经几年没有为了“催稿”而如此为难。

 正当王杰希四处奔波之时,我们的方士谦同志毫无赶稿的意识,坐在沙发上,抱着屯攒多年的零食,补着陈年老番(虽然仍旧很幼稚),一边吐槽着画质,一边随着剧情变得热血沸腾。“滴滴”一阵特别关心提醒音响起,王杰希是方士谦现在唯一的特别关心,不要那个看也知道是来催稿的。哟,王杰希那家伙终于想起来催我稿了?哼,这次怎么不自己盯着呢?老油条方士谦怎么可能会因为自家编辑区区QQ上的几句传音而开始赶稿呢?怎么可能!除非太阳从西边起来,东边落下。

傍晚,王杰希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家中,勉强打起精神走到了方士谦的身旁,却猛然察觉这家伙看了一整夜的番剧,稿子更是一字未写。“解释一下,现在已经是晚上7:30分了,截稿时间在9:00,你竟然还有时间在这里看番?!”王杰希表面的冷静已掩盖不住他内心的怒火了,方士谦本想用读一句改自原文的句子来证明自己写了稿子,但却没料到这戳破了王杰希仅剩的那层冷静“嘛,勇士的出场总要在最后咯,况且 总有帮助勇士的伙伴出现啊,我的伙伴都没陪在我身边,我凭什么要动身”

“凭什么?凭你是个写手!就像勇士就该击毙怪物,牧师就该为人治疗,药剂师就该配制各种魔药,地球绕着太阳转一样,理所应当!”王杰希毫不犹豫地流畅地说出了这句台词。

“勇士的身边有各种伙伴,牧师身边总有一群卫兵护着,药剂师身边总有助手,地球还有月亮陪着转呢,我的编辑不就应该在我战斗(码字)的时候陪着我吗?”

“勇士身边的伙伴总有分散,牧师也要靠自己保护自己,药剂师也要在紧急之时独自制剂,而月亮,不知何时会消亡,我不止你一个写手,怎么可能永远陪在你身边陪着你码字。再说了,几年后,我还不一定继续干编辑这一行,还不一定会继续作你的编辑。”

“……那,我要是想让你一辈子陪着我呢?”

王杰希惊呆了,霎时间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对面的方士谦叹了口气,仿佛早就料到一般,独身回卧室码字了。

 

*仿佛方士谦附体啊,但是写得还不好,就是爱拖稿,,抱歉怎么晚发质量还不好QAQ
*不要脸地求小红心和评论,请求指点啊,明天一定重新编辑继续改。

方王结婚之写手编辑30题第六题

嘿嘿,这里第六棒,谢谢主催小姐姐和第四棒 @玄灵 ,第九棒 @时尽 小姐姐帮忙改错,这里修改可能不是很好,但一定是有进步的嗷!
指路上一棒 @子由 ,下一棒 @一本超方的本子
太太们都超棒的嗷
*重度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
*实力给太太拖后腿
*看到辛苦的编辑打算不再拖更可是并没有什么卵用
*不要脸的求小红心嗷
*开始咯
          早晨,方士谦迷迷糊糊地从床上爬起,迷迷糊糊地走进洗漱室洗漱,心里感到奇怪:我这都睡到10点了,换做平时,王杰希他也应该过来催稿了,为什么今天一点动静都没有?
        洗漱完清醒多了的方士谦来到厨房 ,打算寻点东西填下肚子。抬头便看见一张和自己同款的便签贴在冰箱门上,条子上留有潦草的几行字:
         最近我有点忙,有很多事要去公司里处理,料到你会起得很迟,午饭放在冰箱里了,微波炉加热一下就可以了,记得赶稿,按时交稿。
                                                                           署名王杰希
         我们这位在拖稿的深渊里大鹏展翅的方士谦同志怎么可能会那么乖的赶稿呢?当然是选择吃了饭窝在房间里看上次被拦着没看的地瓜侠咯!
         晚上7:00
         窝在房间里追完上一整个月的新番的方士谦听到门口传来声音,大声地喊了声:“王杰希,你回来了啊!”
门口正换着鞋的王杰希轻哼了一下,回应道:“嗯,你的稿子,,,,,,一定没写吧,尽快啊。”说罢便走进自己房间,打开电脑,把早上没有做完的工作拷到电脑上,坐下,抱着热水袋,继续工作。
          方士谦闲着无聊,也完全不想写稿,蹑手蹑脚地走到王杰希房门前,推开一条缝。
        房间里黑糊糊的,唯有电脑屏幕发出的光,王杰希坐在电脑前, 眼神里流露出得唯有专注,手上也不停着,这里记个笔记,那里打个批注,没有一刻闲下来。方士谦有点心疼。
         兴许是累了 ,王杰希伸了个懒腰,转头便看见在门边发呆的方士谦,清了清嗓子说道:“你在这里发呆做什么?快去赶稿,我这儿暂时没功夫盯着你,你好好写。”
        这边方士谦应下了,那边就真的开始动手赶稿了。两边都只剩下敲击键盘的啪嗒声。
        如此反复好几天,方士谦感到每天的生活好像都缺了些什么。
        方士谦坐在床上抱着pad看着地瓜侠,心里想的却是自家编辑王杰希:他这两天怎么这么忙?连催我都顾不上了?心里这样想着,不知不觉得走到了王杰希房间门口。方士谦打开门,悄悄地说:“那个王杰希,稿子你就不用盯着了,不是看你忙,我只是,只是……”“噗嗤”另一边王杰希不禁笑出声来。
        方士谦说完就关上门跑回自己房间,脑海里不停回放的是王杰希的笑。
        又是一个悲伤的截稿日,王杰希的手机又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又是熟悉的内容:索克萨尔:其他文手早就交稿了,我排版都已经可以了,又只剩下你家防风的面板空缺了^_^
         “方士谦,你说过你不拖稿的…现在是怎么回事啊?”“嘿嘿,不拖稿的我那还是我吗?”

完成啦!在预计时间之前嗷! @鹤相欢 尽量复原太太的原图,有些细节真的好棒却奈何技术不好无法展现,给太太打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