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喵yo

[方王花语三十题]曼陀罗

曼陀罗——无间的爱和复仇
@人格已分裂 [上一棒]
@春瀨隼/白良夕 [下一棒]
·重度ooc预警
·私设成山
·小学生文笔
.离题作文
·背景架空
.私设成堆
·所有年份事件及时间均为原创,如有雷同,我的锅我的锅
    1:
        旧历539年,大陆经历一场浩劫,整片大陆上生满了曼陀罗。据《亚太》记载:殿堂上仍旧金灿,地牢里依然黑暗,乡村里如春一般五彩斑斓,但整片大陆毫无生机,死的死,残的残,伤的伤,无人安抚路边哭泣的少女,没人施舍桥旁的乞丐,只有整片整片的花,一滩一滩凝固的血迹。
    殿堂上布满金色曼陀罗,象征着权利与永不停息的纷争;地牢里布满黑色、紫色的曼陀罗,象征着恐怖与糜乱;乡间盛开着紫的,红的,黄的,黑的曼陀罗,唯独没有绿。
    旧历540年,该事件持续了一整年,无人知晓解决的方案,世间多出一类人,他们与黑色曼陀罗交易,以自己的血液作为代价,换取一切想要,掠夺,厮杀,幸存者持续锐减,社会矛盾尖锐,争夺净土的“战争”一触即发。就在此时,一位年轻的骑士遇见了一株绿色的曼陀罗花并遇见了那花中的精灵,精灵王杰希与骑士方士谦达成协议,他王杰希将会协助他成为整片大陆的救赎者,而他方士谦永远不会背叛他,甚至除掉他。
    旧历545年,持续六年的浩劫终于结束,昔日小骑士摇身变为救国英雄,加冕称帝。5年,精灵王杰希一直站在方士谦的左肩上不曾离开,今日也仍在。
    旧历550年,暴动的民众逼上殿堂,由于惧怕那种事再次发生,逼迫方士谦除掉剩余的最后一株曼陀罗——一直陪在方士谦身边的绿色曼陀罗。如果这最后一株绿色曼陀罗灭亡,王杰希作为精灵又能够活多久?
    旧历550年9月,仁和广场上立起十字架台,方士谦亲自下令,没有为那株曼陀罗澄清,哪怕一句话的辩护。最后一株曼陀罗被烈火灼伤一天一夜。
    旧历550年10月,王杰希靠在方士谦耳边,无力地说出最后的遗言:“方士谦,我永远不会忘了你的背叛,你等着,不论几世轮回,我都会找上你……”
2:
   新历,睡梦中的王杰希惊醒,又是同样的时间,又是同样的噩梦,无尽的火与绝望笼罩在王杰希脑海里迟迟无法散去。
“前辈,你是不是没睡好,黑眼圈……”
“咳,没事。”
回到办公室,王杰希取出柜子里的遮暇膏,对着电脑屏的反光,双手沾上不一样剂量的白膏,往眼角涂抹。
“咚咚”
来人方士谦,王杰希的同事,自林杰退出董事会,让王杰希接替起,他就对王杰希不满,处处找人坏处。
“喂,我说今晚酒吧去吗?”说不定喝醉了还会出丑什么的。
“嗯。”
吧台上,调酒师炫着技,周围围着一圈迷妹。舞台上赫然立着一根钢管,一位婀娜女子缠绕在钢管上,一旁乐队主唱用他富有磁性的声音哼着性感的调子,台下观众尖叫得尖叫,挥手得挥手。方士谦坐在包间里,手里挂着杯红酒,美人在怀,但摆着一副臭脸,方士谦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对面王杰希周围环绕的女人,他心里感到不爽。一定是因为看不惯他,绝对是这样的!方士谦心里暗自道。
王杰希虽然不对称,但侧颜却输给任何一位明星。这些女人不停得在一旁劝着酒,王杰希还是招架不住得喝了一杯。
酒后的他,比往常还要静。方士谦走进,在他眼前挥挥,几分钟后,王杰希眨了眨眼,轻轻说道:“唔,方士谦,干什么啊……”
反应迟钝到这种地步,还怎么回去哦。方士谦打横抱起王杰希,叫了辆的士,去了江边。
江边空荡荡的,方士谦放下王杰希,鬼使神差地牵起了王杰希的手。
“方士谦,你知道吗?这无尽的江河就好像几千年前,我独自走过的那条河,那支通向天蓝色的彼岸的小船除了我,谁也没有。我本以为,你,会跟我一起,渡河,但是,为什么啊为什么,为了财富?为了权利?那些都是我给你的啊……为什么,为什么背叛我啊!”
“啊?”
“呵,你到好,忘的一干二净了……我找了你那么久,被噩梦缠身那么久。你知道有多痛吗?火烧肉体痛,心里,这颗心里更痛……”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方士谦不知道该做什么,他只能重复这三个字。
“对不起?你愿意,把你这条命给我吗?”
回答他的是一阵沉默。
“呼,我,我刚刚是不是说了什么奇怪的话?”
“我……你……我……”
“果然,抱歉吓到你了。作为补偿,我陪你在江边吹吹风吧。”
江边依旧静悄悄,路灯下,唯有人影。
“今日临晨2时,一对男尸在江边被路过江边时发现,警方已介入调查,疑似殉情,希望总有一天,世界会真的恋爱自由,我们来看下一条……”
3:
       “方士谦?”
      “谦谦?”
      “嗯?”
       “我感觉,我们很久很久以前就该在一起……”
       “嗯,小队长,我们有不仅很久很久以前,还有很久很久以后……”
——————————————————————————————
呼,实力拖后腿啦,晚安

评论

热度(21)